首页 > 科幻小说 > 嚣张 > 第12章 第 12 章

第12章 第 12 章

热门推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xklxsw.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klxsw.net

    12

    “……挺甜的。”丁霁说。

    “我出来的时候吃冰淇淋了,”林无隅说,“现在有点儿撑。”

    “你那个胃口,一个冰淇淋能撑?”丁霁站了起来,去旁边的小店里洗了洗手,把自己的电瓶车推了出来。

    “三盒。”林无隅摸了摸肚子,“真有点儿撑了,冰淇淋比饭占地方。”

    “你这是奔着窜稀去的啊。”刘金鹏忍不住说。

    “文明点儿。”丁霁上了车,冲林无隅偏了偏头,“上来。”

    林无隅把手里的一个大兜放到了踏板上。

    “你买东西了?”丁霁问。

    “嗯,奶粉,”林无隅说,“一会儿给我转二百块钱,这算是我俩一块儿买的。”

    “行。”丁霁点点头。

    林无隅上车的时候,他把衣服下摆塞进了裤腰里。

    “这哪个村的时尚潮流啊?”刘金鹏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闭嘴。”丁霁发动了电瓶车,没等刘金鹏再说话,把车往水果街里头开了过去。

    “这边儿能走通吗?”林无隅在后头问。

    “能,”丁霁在人群里灵活地穿梭着,“我闭着眼儿都能走出去,放心吧。”

    “你……”林无隅回头看了看西瓜摊的方向,“难怪上回说我不是桃花的时候,脱口而出的就是西瓜啊?”

    “什么?”丁霁侧过头。

    “你总在那儿卖西瓜吗?”林无隅问。

    果然。

    丁霁叹了口气。

    “不是我的摊儿,”他也不知道这么说,林无隅能不能信,“那是鹏鹏的西瓜。”

    “哦,你帮忙啊?”林无隅说,“这车西瓜全卖了也赚不了多少钱吧?你俩还分?”

    “我没帮忙,”丁霁说,“我就在那儿吃西瓜!”

    “知道了。”林无隅说。

    丁霁感觉越解释越像编的,只得换了个话题:“你这几天住哪儿啊?”

    “宿舍。”林无隅说。

    “……哦。”丁霁点了点头,他没住校挺长时间了,经常会反应不过来。

    福利院很远,跑到的时候林无隅有些担心这电瓶车要开不回去了。

    “不可能,”丁霁说,“我加了电瓶的,跑郊区都能两个来回。”

    “你这车浑身上下都在跟交警喊话。”林无隅叹气。

    “喊什么?”丁霁锁好车。

    “快来抓我呀。”林无隅一边挥手一边喊。

    “不是,”丁霁把他胳膊拽了下来,“看着挺正经的一个人怎么还干这种事啊?”

    林无隅笑了笑,往福利院的大门走过去。

    他们捡的那个孩子,被遗弃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右手先天残疾,手掌没法张开,现在找不到父母,也暂时没有人领养。

    不过在福利院里,手掌这点儿问题都算是轻的了,负责接待的大姐说孩子稍大一点手术矫正一下,还是能领养出去的。

    院里都是这样身体或者智力有问题的孩子,很多都挺严重的,每一眼都让丁霁心里不是滋味儿,

    不知道林无隅什么感觉。

    他回头看了一眼。

    林无隅正看着一个坐在小圈椅里啃苹果的小孩儿,小孩儿看着应该是智力有问题,脸上的肌肉也一直在抽搐,苹果汁儿啃得一手一脸都是。

    然后他冲林无隅咧开嘴笑了起来。

    丁霁迅速看向林无隅,这个无情的人要是敢冷漠转脸,他就立马会瞪人。

    但是林无隅没有转开脸,他艰难地扯了扯嘴角,冲小孩儿笑了笑。

    “我们有个义工刚生了宝宝,”负责接待的一个大姐带他们往里走,“可以给孩子喂点儿母乳,不过大多数时间还是得吃奶粉。”

    “我们带了些奶粉,”丁霁说,“无隅哥哥买的,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应该合适,”林无隅说,“我去母婴店的时候找了个带小朋友的姐姐问的。”

    “你们还挺有心,”大姐笑着说,“谢谢你们了,学生就别破费了,以后想来看孩子,过来就行。”

    小孩儿也没什么好看的,特别是正在睡觉的小孩儿。

    大姐带着他俩,三个人围在小婴儿床边,一块儿低头看着正在熟睡的孩子,仿佛在进行什么庄严的仪式。

    感觉特别傻。

    林无隅往旁边让开了一步。

    “他现在有名字吗?”丁霁问。

    “有,叫东来,”大姐说,“紫气东来,吉利。”

    “那怎么不叫紫气啊。”丁霁随口又问了一句。

    大姐和林无隅一块儿看着他。

    “不好听啊。”大姐说。

    “哦。”丁霁笑着点了点头。

    又聊了几句,他俩就往外走了。

    毕竟跟这孩子也不熟,还睡着了不能逗。

    活动室里几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打了起来,在地上滚成一团,大姐顾不上送他们出去,帮着拉架去了。

    “还挺好的,”丁霁往外走,“院儿里还有不少玩的东西呢。

    “嗯。”林无隅应了一声。

    “一会儿你回学校是吧?”丁霁问。

    “要不你把我送回西瓜那儿吧,”林无隅说,“我买俩拿回宿舍吃,照顾一下你生意。”

    “……不收你钱。”丁霁叹气。

    “那不去了。”林无隅说。

    “哎哟,”丁霁有些无奈,“行吧行吧,给你算便宜点儿。”

    “好。”林无隅笑笑。

    刚走了没两步,突然从旁边窜出来一个小黑影,扑到林无隅腿边就一把抱住了。

    林无隅吓了一跳,转过头刚想收腿的时候,发现是个小男孩儿。

    小男孩儿仰着头,抱着他的腿响亮地打了个招呼:“爸爸!”

    “什……”林无隅震惊了,转头看着丁霁。

    丁霁脸上的震惊正在往狂笑转化。

    “爸爸!”小男孩儿又响亮地喊。

    丁霁一下笑出了声音,乐得嘎嘎的。

    “谁是你爸爸啊!”林无隅单腿往后蹦了蹦,小男孩儿抱着他的腿不撒手,他不敢用劲。

    “爸爸!”小男孩儿继续喊。

    “我看上去这么像个爸爸吗?”林无隅实在忍不住,转头问丁霁。

    丁霁已经在旁边笑得出不来声儿了。

    林无隅只得低头跟这孩子对峙着,这孩子不撒手,他也不动。

    对峙的时候他才看清,这小孩儿右眼应该是看不见的,眼珠发灰,眼眶也有些凹陷。

    不过眼睛还挺大。

    “我来。”丁霁终于在旁边笑够了,过来蹲到了他腿边,捏了捏小孩儿的手,“你叫什么名字?”

    “你先让他撒手。”林无隅说。

    丁霁仰头看着他,做了个“你闭嘴”的口型。

    “丁满。”小男孩儿回答。

    “丁满?听着怎么有点儿耳熟?”丁霁又抬头看了看林无隅。

    “狮子王里那只狐獴。”林无隅说。

    “啊对,狮子王,HAKUNAMATATA,”丁霁在丁满鼻子上点了一下,“那你应该是我儿子啊,我叫丁霁,我还认识一个彭彭呢,下回带他过来跟你玩。”

    “爸爸!”丁满一秒钟迟疑都没有,转头就抱住了丁霁的胳膊。

    林无隅迅速退开了一些:“这孩子对爸爸的要求倒是很随意。”

    “你不服你继续?”丁霁啧了一声。

    “我服。”林无隅说。

    丁满的确是叫丁满,是助养妈妈给他起的名字。

    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执着于爸爸这个称呼,只要是比自己年长的男性,他都会抱着叫爸爸。

    接待的大姐跑出来把他抱走的时候,他还一直看着丁霁和林无隅,冲他们挥手:“爸爸!”

    “跟爸爸说再见!”丁霁也挥挥手。

    “爸爸!”丁满喊,“爸爸!”

    “爸爸再见!”丁霁重复。

    “爸爸!”丁满继续喊。

    “爸爸再见!”丁霁挥手。

    “哎哟,”林无隅叹了口气,这孩子智力肯定没问题,舍不得他们走,就是不说再见两个字,他只得拉了丁霁往外走,“你再喊我就答应了啊。”

    “这小孩儿是不是被他爸带出来扔了的啊……”丁霁也叹了口气。

    “没见过爸爸吧,这儿都是妈妈阿姨姐姐。”林无隅说。

    “我小时候也没过见啊,”丁霁说,“我也不会逮个人就叫爸爸。”

    林无隅看了他一眼。

    “看什么看。”丁霁瞪他。

    “你有爷爷奶奶,”林无隅说,“不一样的,起码你爷爷奶奶很疼你。”

    “你就知道?”丁霁说,“我爷爷奶奶特别坏,每天打我,不给吃喝……”

    “那你还成天想往他们那儿跑?”林无隅说,“开口就是我奶奶,我爷爷,从来没听你说过爸爸妈妈。”

    “那有什么好说的,”丁霁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动作非常潇洒,按这姿势,前面至少得是辆四轮的车,“又不熟。”

    “你是跟着老人长大的吗?”林无隅问,“父母不在身边?”

    “何止不在身边,”丁霁把衣服塞进裤腰,跨上了车,“简直就是远在天边,我十岁以前基本不知道我有爹妈。”

    “哦,”林无隅上了后座,“挺好。”

    丁霁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你爷爷奶奶把你教得挺好的。”林无隅觉得之前那句“挺好”说得有些不合适,又补充了一句。

    “他俩可不觉得。”丁霁笑了笑,发动了车子。

    车一路往回开,他俩都没说话,林无隅在后头看着丁霁后脑勺入定,脑子里转着中午做的卷子。

    碘代化合物E与化合物H在Cr-Ni催化下可以发生偶联反应……B为单氯代烃,由B生成C的化学方程式……简单,过……哺乳动物的核移植可以分为胚胎细胞核移植和体细胞核移植……过,对了有几题没做……两端封闭、粗细均匀的U形……一股水银柱……竖直朝上时,左、右两边……l1=18.0cm,l2=12.0cm……压强为12.0cmHg……设竖直朝上时……p1p2……水平……p……由力的平衡条件有……由玻尔定律有……由BLABLA式合题给条件得……

    身体突然往前。

    没等林无隅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的鼻子已经撞在了丁霁的后脑勺上。

    一阵酸劲儿直冲脑门儿,跟吃了芥末似的爽得眼泪儿都下来了。

    “看路!”丁霁摸着后脑勺吼,“闭个眼就往前冲!”

    “你开车不看路啊!”路中间也传来了吼声。

    “我要他妈不看路你还能站那儿喊?”丁霁说,“我要不看路你这会儿就得趴地上求我给你打120了!”

    “你瞎了吧!”路中间的人继续吼。

    林无隅皱着眉往那边看了一眼,一个长得像筷子而且是一次性方便筷子的干瘦小子站在中间的双黄线上,正冲这边瞪眼喷着唾沫。

    紧身衣紧身裤露脚踝,一抬胳膊还能露腰,虽说穿衣打扮是个人选择,林无隅从不对别人发表评论,但也不会阻止自己在心里疯狂吐槽。

    这是他最难以忍受的男性反人类装扮之一,看着让人来没来由地就窜火,严重影响路人身心健康。

    “有没有新词儿?”丁霁说,“没新词儿了就闭嘴!就这点儿词汇量正过来倒过去都不够十个字儿的你上街跟人呛个屁呢?”

    “你他妈开车不带眼睛……”方便筷子进入了车轱辘状态。

    “没完了是吧!”丁霁说,“你出门儿脑子都没带,你还管我带没带眼睛?”

    那人还在喊。

    “算了,”林无隅不想再看到这个人,摸着鼻尖低声说,“走吧,别跟这种人吵了。”

    “不是我想吵,”丁霁也低声说,“车好像没电了。”

    “刚不是开得好好的吗?”林无隅愣了愣。

    “现在电量低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丁霁说,“这段路有点儿上坡,开起来可能……”

    “能开吗?”林无隅问。

    “能是能,就是……”丁霁有些犹豫。

    “开。”林无隅倒是很干脆。

    “行吧。”丁霁一拧车把。

    方便筷子还站在路中间骂。

    不长眼睛,不看路,没带眼睛,瞎了,绿豆眼儿……

    越骂越脱离现实了,丁霁眼睛挺大的,非得用豆比的话,怎么也得是芸豆吧。

    车开动了。

    慢慢地往前移动。

    林无隅等待着车加速飞驰而去,用最后的电量飞驰个五百米都行,把这人甩到身后,脑袋都快让他念叨疼了。

    但车一直没有加速。

    缓缓地,慢慢地,平稳镇定地往前开着。

    确切地说,是往前挪动。

    “怎么了?”林无隅对这种现象表示不解,“开啊?”

    “正在开呢。”丁霁平静地回答。

    “……没电了就是这样的?”林无隅有些茫然。

    “是的,”丁霁说,“你刚不让我把话说完,跟个将军似的,开!那我们小兵就只能开了……我刚就是想说,开起来就是这样。”

    “我不知道。”林无隅突然有些想笑。

    “你没开过电瓶车吗?”丁霁问。

    “没,”林无隅叹气,“我以为会是正常速度开着开着突然停下。”

    筷子还在骂,大概以为他俩是故意不走,筷子更愤怒了,开始跟着他们平行移动,边走边骂。

    林无隅已经不觉得那人吵得脑壳疼了,就想笑。

    这个场面实在是很好笑。

    丁霁大概感觉到了,偏过头,一脸憋笑的表情:“我现在要是笑了,他会不会过来打我?”

    “不知道,”林无隅笑了起来,“要不你试一下。”

    丁霁转回头,冲着前方,一边开着车一边开始乐。

    筷子对自身实力还是有一定认知的,并没有过来打人,只是骂送了他们一百米然后走掉了。

    车又往前开了差不多二百米,在一个路口宣布昏迷。

    两人下了车,轮流推着车往前走。

    “耽误你复习了啊。”丁霁说。

    “没,”林无隅说,“我在复习。”

    丁霁看了他一眼:“脑子里想呢?”

    “嗯。”林无隅点点头。

    “你这复习跟我算命一样,”丁霁啧了一声,“神叨叨的。”

    “我要是有书我也不全是这样,没书我才这样,”林无隅笑笑,“跟你算命还是有本质区别的……不过你算的也不完全没道理,对吧?”

    丁霁没说话。

    推了二十分钟之后,他们终于在一个超市门口给车充上了电。

    林无隅进了超市,转了一圈,买了两盒双色冰淇淋,递了一盒给丁霁,俩人坐在超市门口的椅子上等着充电。

    “那什么。”丁霁起劲地搅着冰淇淋,有些含糊地说了一句。

    “嗯?”林无隅在冰淇淋上一边戳一边搅拌。

    “就那个,你哥……林湛,”丁霁说得很小心,“你那天是不是问我……”

    “还活着吗?”林无隅说。

    “活着。”丁霁点点头。

    “哦。”林无隅轻轻地舒出一口气,几乎觉察不到。

    丁霁跟着也松了口气。

    他不知道这个林湛是死是活,以他的三脚猫蒙人知识也算不出来。

    他只是觉得林无隅很在意这个事儿,一个完全不相信命的人,会说“我来都来了”的人,不止一次地跟他打听,请他帮着算,甚至还研究了手相书……

    其实林无隅是个很能扛的人,如果不是有这些接触,表面上其实看不出来他因为这些事受到的影响。

    好歹是个学神,如果影响了复习,多可惜啊。

    丁霁并不确定林无隅是希望林湛活着还是没活着,毕竟林无隅说过自己是空气,是多余的人,那他哥肯定不是空气也不多余……所以他又确认了一次,林无隅两次问的都是“还活着吗”,以他多年蒙事儿的经验,说出来的都是希望得到肯定的,要不他可能会问,是死是活。

    丁霁正在心里整理自己的蒙事儿心路时,林无隅突然把胳膊搭到了他肩上。

    他的心路顿时拐了十八个弯。

    呔!你要干什么!

    “谢谢。”林无隅说。

    “嗯?”丁霁看他。

    林无隅又抬手在他脑袋顶上扒拉了两下:“谢谢。”

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www.xklxsw.net)

更新书签 (←)上一页 目录(回车) 下一页(→) 错误举报

别人都在看什么...

《嚣张》章节( 第12章 第 12 章)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嚣张让更多书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3 可乐小说网(www.xkl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